当前位置: 主页 > 开码记录2019 >

独宠王妃(二十三):要医治我的脸了有点紧张啊

时间:2019-09-07 13:1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编辑:admin 点击:
当叶子挽着薛夫人的胳膊和薛启铭走出来之后,景龙只有无奈的跟着两位哥哥给爹娘请安,然后尾随着一起去了大厅用早餐。叶子很自然的坐在了薛夫人的身旁,可是她不解的是,自家人在一起吃饭的时候,不是应该很轻松很开心的事么?为什么这一家人都显得那么的紧

  当叶子挽着薛夫人的胳膊和薛启铭走出来之后,景龙只有无奈的跟着两位哥哥给爹娘请安,然后尾随着一起去了大厅用早餐。叶子很自然的坐在了薛夫人的身旁,可是她不解的是,自家人在一起吃饭的时候,不是应该很轻松很开心的事么?为什么这一家人都显得那么的紧张?甚至有些不知所措?叶子甚至觉得自己是这家的主人,而宰相他们家五口倒成了来做客的客人,很拘谨,很拘谨!叶子根本就没有想到,自从小叶四年前出事后,这张餐桌上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坐过这么多的人了,而且薛夫人的神志根本就不上餐桌。就算逢年过节,也没有这样的团员过。所以,一时间,大家都很不适应。

  “喜欢吃,就多吃点,等下吩咐厨子天天的给你煮,叫你吃个够。”薛夫人怜爱的对叶子说。“咦,怎么小妹没有酱鸡腿?三哥的给你吃好了。”景龙见娘对这个假妹妹如此的疼爱,心里有些不舒服。忽然很有哥哥样的站起身,把自己面前盘子里的卤鸡腿送到叶子的面前。“小妹现在脸上有伤,于伯伯特意交代不能给她吃荤腥的东西。”景山在一旁说到。“啊?我就说么,下人怎么这么大意,没给小妹准备鸡腿?真是可惜,那等妹妹好了,再吃罢。”景龙很‘惋惜’的说着,又把卤鸡腿夹回自己面前的盘子里。薛启铭看着身边的家人,内心真的很激动,可是此刻的他什么都说不出来,只是先拿起了筷子,开始吃了起来。大家见一家之主动筷子了,也都纷纷拿起筷子吃了起来。叶子就着清淡的小菜吃着粥,可是她对面的景龙却好像在故意馋她一样,拿起鸡腿吃的津津有味。叶子赶紧底下头往嘴里划拉粥,她倒不是很介意那只卤鸡腿,实在是看着那小子来气。可是在座的其他人见叶子现在的样子,可就误会了。景山和景元很清楚这弟弟是什么目的,平日里,这卤鸡腿他可是不动筷子的。暗笑他的孩子气,也替他担心,居然胆大的敢在爹娘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!要知道,现在这个妹妹,不但是娘的心头肉,在爹的眼里那也是个宝儿呢。这点景山最清楚,来的路上,爹和这小丫头在车厢里聊的那么开心,而他们哥仨谁有过这殊荣?“嗯,景山,等下去吩咐厨子,小叶的脸没治好之前,三餐都不要有荤腥的菜出现在桌上。”薛启铭看到叶子低头吃粥的样子,加上自己夫人那心疼的样子,开口了。“是,孩儿明白,等下就去。”景山很恭敬的答应着。

  景元无所谓的继续吃,景龙就被自己爹的这句话给噎住了,抬头看看同样怔住的叶子,真想说,她不能吃荤腥之物,凭什么大家都跟着吃素啊!可是,景龙哪里敢这样问啊!“爹,不用这样的。”叶子很感激的看着这个霸道又威严的爹小声的说。“不妨事的,快吃吧。”薛启铭笑着说。因为他刚才说完那句话时,看见自己的夫人嘴角在笑。景龙看看自己的爹看着娘的眼神,心里明白了,这个情圣爹,为了娘能高兴,即使让全家都跟着吃草,都是值得的!早餐,叶子在有些愧疚和感激的心情下吃饱了。大家刚刚才放下碗筷,芸娘就走进来说,于御医来了,就在客厅等着呢。“小叶,快点。”薛夫人听了芸娘的话,麻利的站起身,拽起叶子就往外走。身后,芸娘和薛家父子相互看了看,这个跟以前那个整天疯疯癫癫,又哭又闹的人是同一个人么!薛启铭怔了一下,就大步追了出去。“大哥,二哥,看见没,这野丫头一进府,就全乱套了,现在好了,大家都得跟着吃素了。要是于伯伯医治不好她的脸,咱就得一直没有荤菜吃。”景龙不淡定的发着牢骚。“三儿,这可是你自找的,害得我和大哥受连累。不管怎样,她一来,咱娘不是好了么?你以后忍着点吧,嘴馋了就去外面解馋,这有什么难的。”景元拿着帕子擦擦嘴,批评着景龙。“大哥?”景龙见景元不帮着自己说话,委屈的叫景山。“三弟,为了娘的身体,爹不顾一切,咱们吃吃素算什么?你不要孩子气了,其实小妹人很好的,以后你就知道了。”景山很有老大的样子,在做弟弟的思想工作。王中王论坛www5059o9com。“三儿,你就忍忍吧,等娘真的好了以后,爹会送走她的。”景元也在一旁劝着。“哦,为了娘,我忍了,可是万一到时候,爹娘舍不得送走她怎么办?那我收拾她的时候,你们可不要拦着我。”景龙恼火的说。“三儿,话说你怎么就跟她这么过不去?一个小丫头而已,跟你往日无怨,今日无仇的?”景元纳闷的问。

  “这个,我也不知道,反正就是看她不顺眼。”景龙郁闷的说着,他自己真的说不清是为什么?“唉,你呀,行了先不要说这些了,咱也去看看吧,三儿,你赶紧祈祷于伯伯快点治好她的脸吧。”景元很理解的走过来拍拍景龙的肩膀说。哥仨这才往外走。再说客厅那边,薛启铭刚进客厅就听见自己的夫人在那里责怪着的声音;“怎么才来,不行的话你早点说。”“嗯,于某愚钝,研究了一整晚,才想出治疗的药方,请夫人原谅。”于御医丝毫不计较的回答,手却忙着打开药箱,把里面的一些瓶瓶罐罐都拿了出来,摆放在桌子上。“内子担心小女心切,言语冒犯,兄弟给你赔个不是。”薛启铭歉意的对于御医说。“呵呵,不妨事的,赶紧请小叶坐过来吧。”于御医半点都没有计较的意思,笑呵呵的说。叶子赶紧的就走到他身边,坐了下来。“小叶,这个膏药涂抹上去呢,有点难受,你要忍着点,实在忍不住的话,叫你娘把手先缚起来吧。因为你的脸中毒时间太长了,所以药膏里出了解毒的,还加了些其它的药粉,所以,所以……”于御医很想跟叶子解说一下,可是说到一半,却想到她还是个十二岁的孩子而已。“没事的,我能忍住,麻烦于伯伯了,请上药吧。”叶子丝毫不畏惧的,很勇敢的扬起小脸来说到。“嗯,真是个勇敢的孩子,那伯伯就动手了。”于御医赞赏的说着,端起手上的一个小碗,用一个小毛笔样的刷子,沾着碗里的药糊往叶子脸上涂抹起来。叶子开始是睁着眼睛,可是她的角度就看见了于御医的鼻毛,好难看啊,还是闭上眼睛吧。脸上涂抹了药膏以后,感觉有些刺痛,这种痛甚至掩盖住了原先的痒。叶子强忍着,咬着嘴唇,两只手使劲的抓着自己的大腿。脸上的毒,这么久了,想要医治好的话,一定要吃些苦头的,这个叶子当然明白。可是不管怎样,都要医治啊,不然自己以后离开这里,怎么去讨生计?就算去摆地摊卖茶叶蛋好了,长着一张这样恶心的脸,哪里会有顾客来哦。

  所以,现在的疼痛,自己一定要熬过去,叶子对自己说着。这个时候,景山他们三个也进了屋子,就看见那御医在给叶子的脸上涂抹着药膏。叶子手在抓她自己的大腿,大家也都看见了,知道,一定很疼。一屋子的人,就景龙最开心,看见她疼,就开心!御医不厌其烦的一遍一遍的涂,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左右,才算搞定。大家再往叶子脸上看去,就只有嘴唇,鼻孔和眼睛眉毛露在外面了,真的像个带着面具的人。“这是内服的药。”于御医指着桌子上那一串纸包,对薛启铭说。“那这药膏要什么时候洗掉?你把要换的药膏也给弄好吧,我自己会给她上的。”薛夫人着急的问。“脸上的,就不用换了,十天后我来给她除掉,应该就会痊愈的。”于御医回答。“怎么,要十天?”薛夫人不干了,质疑着。“夫人,于大哥的医术,你还不相信?”薛启铭忍不住插嘴了。薛夫人没理自己的相公,接着问了这十天里,要禁忌的东西,饮食什么的,都问的很详细。都问清楚以后,拉起叶子的手,很轻柔的对她说;“小叶,没事的,十天一眨眼就过去了,娘陪你。”“嗯,谢谢于伯伯,谢谢娘。”叶子忍住疼,装着没事的腔调说着。其实,叶子现在很想哭,因为脸上实在是太疼了。一想到这才是个开始,还要疼十天,叶子差点就动摇心思,对他们说,自己不治了,就这么地吧,已经有些习惯了。可是一想到自己不知道的将来,她还是克制住了。叶子现在甚至都不担心自己的这张脸,就算医治好了以后,会是什么样子,会有会有疤。不过,叶子已经不奢望自己的脸治好后,如花似玉了,只要不让人厌恶就自足了。叶子一转头,就看见了景山担心的看着自己,还有景龙那幸灾乐祸的表情……

吉利平码平肖| 最快开奖现场报码| 一肖中特三期内必开| 香港黄大仙原创精选九肖| 六和图库幽默猜测中特| 香港马会开奖现场| 六和合彩现场开奖| 管家婆三肖必中一肖| 香港王中王网站挂牌| 老奇人六肖免费资料|